[ 漂浮三連宅 ]

王方戟

/




[ 提要 ]  文章通過對大舍建筑工作室設計的三連宅內部空間的分析,討論了細小的尺寸和材料對建筑室內的影響。

[ 關鍵詞 ] 三連宅;材料;改變

 

1978年,莫扎特的歌劇《唐璜》被拍成電影。導演Joseph Losey將電影中幾乎所有的布景都設置在帕拉第奧(Andrea Palladio)設計的建筑中。從維琴察郊區的圓廳別墅(La Rotonda),到市中心的巴西利卡(Palazzo della Ragione),到奧林比亞劇場(Teatro Olimpico),再到Treviso的埃莫別墅(Villa Emo)。根據劇情的需要,每座建筑的真實狀態都被改變。公共建筑被改變為私人府邸、劇場里的布景被假設為真實的場景、次要的空間被表現為主要的空間。圓廳別墅則被設置為電影中最主要的場景——唐璜的家。最讓人感興趣的是,通過電影的剪接,原本在郊外山丘上獨立的圓廳別墅被描寫成臨河而建的房子,別墅的一側成了波光粼粼的水面。

 

Rafael Moneo認為建筑根植于基地之中,基地是所有建筑無可避免的第一種材料。注1按照這種觀點,我們可以認為在電影《唐璜》中,導演改變的不是圓廳別墅在視覺上的效果,而是這座建筑的基本材料的特征。這種具有支配性的材料被人從延綿起伏的山地偷換為平展輕柔的水面。從而使建筑在符合劇本中情節要求的同時呼應了主人公的性格。地面不但是建筑與基地的紐帶,也是建筑的圍合面中人唯一不得不接觸的部分。地面材料在建筑中的重要作用使Losey得以在不用變動圓廳別墅形象的前提下改變了它的性格。

 

在大舍建筑工作室設計的三連宅中,我感受到相似的地面材料對建筑的作用。

 

在四周坡頂獨立住宅的映襯下“三連宅”顯得非常獨特。它那封閉而結實的外觀也襯托了建筑內向的開敞和透明。簡單地說,三連宅是三個橫向空間支撐著的三個縱向空間,下面的三個橫向空間之間是相互開敞的,上面的縱向空間則是相互獨立的。它是設計來給三個能夠共享基本生活設施(都集中在建筑的一層),但又有自己私密領域(建筑二樓三個獨立的單元)的朋友的周末居所。

 

建筑中最先吸引我的是底層主空間與底層其它空間之間的高差。這是一個被用來強調主空間地位的高差,45公分高。雖然它的用意十分明確,但是產生的效果卻超出了簡單的功能性要求。

 

這個高度是層面間的差值,又是一個座席的高度。人們十分自然地坐臥其上,仿佛這不是地面的一部分,而是一個大家具。一個清晰的高與低之間的界限由于被人不斷地占據的可能性而產生了相當的厚度,并開始變得含糊。經歷這個高差是一個從正常室內地面往下走的過程。處于低處的空間甚至比內院還低。不過正是這個顛倒了建筑室內外高低關系的空間塑造了一個等同于河埠頭的景象。這個室內 “河埠頭”的鋪地材料引起了我的注意。它是用建筑師在蘇州太平的一家磚廠特地挑選來的方磚滿鋪的。方磚使用的是與金磚一樣的制作工藝,只是尺寸小了許多。而制作方磚的廠所在的地區正是明清為北京皇家建筑提供金磚的地方。從視覺感受上說,這種材料引起的是關于傳統建筑的聯想。然而,它作為地面鋪裝材料后所產生的性格暗示了一個有趣的結果。

 

磚被設想為一種受壓的材料。Louis Kahn對磚的經典發問是這種觀點的證明。他問磚想成為什么,磚回答說想成為“拱”。與被相互擠壓在拱內的磚相比,作為鋪地的磚不必承受巨大的壓力,但是它必須接受不斷的摩洗。它經歷的不是瞬間產生、可以測算而且持續穩定的力;而是必須用時間來衡量的,缺乏規律并且永無至盡的力。在這種力的作用下,磚被不斷磨損,不再顯得堅硬沉重,而是表現出一種在常態下無法被觀察出來的柔軟、細膩的性格。這種柔軟和細膩依靠的不是短時間的機械拋光,而是長期的生活打磨。磚的這種性格在諸多磚墁地實例中表現無疑。

 

在時間的催促下,被人不斷摩洗的磚最終表現出絲綢般光滑細膩的表面質感。這時,這種固態的材料在本質上接近于水的質感。由于受磨程度的區別,磚的表面還會略微地起伏,就象水面的蕩漾。磚鋪地表面顏色的深淺隨著周圍濕度的變化而變化,也象水面色彩隨著環境光線的變化而變化一樣。

 

于是,我們十分容易地建立起三連宅室內“河埠頭”與象水一般質感地面材料間的聯想,進而建立起三連宅在地面材料的作用上與Losey所描寫的圓廳別墅之間的聯想。Losey利用剪接技巧來達到偷換建筑基本材料的目的,三連宅則依靠內部空間的邏輯展示了材料的魅力。其中建筑底層的45公分高差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建筑中這種細微的高差關系如何給建筑空間帶來實質性的幫助,這在Carlo Scarpa的作品中可以找到類比的實例。Scarpa在威尼斯的Palazzo Querini Stampalia室內地面上設計了兩種高差。一種是地面上劃分的8公分寬1公分深的凹槽。這種1公分的細微高差使地面給人一個微微隆起的印象,就象地面上鋪了地毯一樣。堅硬的石頭地面獲得了織物般柔軟的效果。區區1公分使材料的性格得到了變化。建筑內部人行走的區域全被架在40公分高臺上,使這些區域象跳板一樣孤立在房子中。這個40公分的高差暗示了被架高部分與其它部分之間“岸”與“水”的關系。而威尼斯發大水的時候,建筑外運河里的水確實能溢進建筑,占據那些沒被抬高的地面。在談論Palazzo Querini Stampalia設計的時候Scarpa說:“我在京都的住處是一所小宅。當你打開那小小的門扇,會看見三滴水從上面滴下,嗒,嗒,嗒。它們被3到4米長的一小塊地面吸收,地那邊生長著正需要這些水份的三、四棵小草。它們竟然鮮花盛放……?!弊?他引用了這個例子來說明,建筑完全可以在極其細小的空間、距離或范圍內表現出蓬勃的生機。

 

在室內工程結束不久的三連宅中閉上眼睛,感覺中存在的便只有熟悉的桐油氣味。桐油是內庭院中暴露在室外木地板上涂的防雨劑。建筑基地周圍的地區是典型的江南水鄉,桐油是這個地區河道里穿梭的木船的典型氣味。將方磚鋪地的底層比作水面,建筑二樓的三個相互獨立的條形空間就自然是三艘漂浮著的木舟。上樓的三樓梯輕巧得舷梯一樣,通過它們可以進入黝黑的船艙?!懊慨旉柟馊龅椒酱u上時,人心里就會感到特別的踏實,這是其它地面材料所未曾有的感覺”。 注3注視著這片地面,就好象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面,也仿佛看見了制磚工人選土、練泥、澄漿、制坯、陰干一直到入窯燒制的辛苦勞動。

 

三連宅的建筑師說:“古人可以每天踱步吟詩,而今天的人們在家的時間卻越來越少。在三連宅這座現代的房屋里使用方磚鋪地不知是出于補充的需要還是懷舊的表現?!弊?江南水鄉的船民們一輩子生活在船上,腳下的地面時刻在搖晃。這座周末居所的現代主人只有周末才會來這里輕松一下。雖然兩者占據生活空間的模式截然不同,但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都共享了一種相同的不停擺動著的生活。

/



 


 

注1,Rafael Moneo, The Murmur of the Site, Anywhere Conference, Japan 1992, published in "Anywhere," Rizzoli International, New York, 1992.

注2,Carlo Scarpa Architect, Intervening with History, The Monacelli Press, Inc., and Canadian Centre for Architecture, 1999, p101

注3,摘自大舍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師柳亦春的相關言論

注4,同上


(本文原載于《時代建筑》雜志2003年06期)

返回列表頁
梦幻西游官网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 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最常见的麻将玩法 青海11选5 2019年期期平特精准一肖 股票融资杠杆_杨方配资平台 湖北省快3开奖结果走 足球场 国际股票指数 六台宝典 图库管家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