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倉美術館 /

回想藝倉美術館的設計,也算得是一次冒險的嘗試。


工業文明是上海城市發展自身現代性的重要部分。隨著后工業時代的城市功能的更新,諸多的工業建筑,作為上海城市發展史的重要部分,拆除還是改造以及如何改造,是一個有意義的話題。在上海,有無數的工業建筑因為工廠的搬遷而成為臨時的廢墟,它們有的會保留,大多數則會被拆除,并在原址建設新樓,或者公共綠地。不過在黃浦江的兩岸,隨著2017年浦江公共空間貫通計劃的推進,人們已經意識到將更多工業建筑保留的空間與文化價值。


老白渡煤倉改造早于2015年前即已開始,當時面臨過險些被拆除的命運,好在2015年第一屆上海城市空間藝術季在這里安插了一個案例展的分展場,策展人馮路和柳亦春將工業建筑的改造再利用作為主題,在原本被部分拆除的煤倉廢墟中,借助于影像、聲音和舞蹈,舉辦了一次題為“重新裝載”的藝術與建筑相結合的空間展覽,讓人們能設身處地地意識到工業建筑的價值,以及將煤倉變身為公共文化空間的意義。煤倉的物業持有者及其未來美術館的進駐方在這次廢墟中的展覽看到了工業建筑粗礪的表面與展覽空間相結合的可能性與力量,欣然接受了基于保留主要煤倉空間及其結構的改造原則,不僅把原來的畫廊升級為美術館,更是直接將美術館命名為“藝倉”美術館。


然而升級后的藝倉美術館對于展覽空間面積的需求遠大于現有煤倉空間面積,為更好地組織空間,并極小地破壞現有煤倉結構,設計采用了懸吊結構,利用已經被拆除屋頂后留下的頂層框架柱,支撐一組巨型桁架,然后利用這個桁架層層下掛,下掛的橫向樓板一側豎向受力為上部懸吊,一側與原煤倉結構相連作為豎向支撐,這樣既完成了煤倉倉體作為展覽空間的流線組織,也以水平的線條構建了原本封閉的倉儲建筑所缺乏的與黃浦江景觀之間的公共性連接。略微錯動的橫向層板既作為空間也作為景觀,仿佛暗示了黃浦江的流動性特征。而呈V字形編織的纖細的豎向吊桿也賦予了改造后的藝倉美術館以特別的形式語言,它與既有的直上頂層的鋼桁架樓梯通道的外觀形式也取得很好的協調。


煤倉并非孤立的構筑物,它原本和北側不遠處的長長的高架運煤通道是一個生產整體。作為浦江貫通中的老白渡綠地景觀空間,煤倉和高架廊道的更新如何成為新的濱江綠地公園的一部分是一個更重要的話題和起點。如何將既有的工業構筑物有效保留,既呈現它作為工業文明遺存物的歷史價值,又賦予新的公共性及其服務功能,是設計必須解決的任務。高架廊道也采用了懸吊鋼結構系統,這個鋼結構利用原有的混凝土框架支撐,既做為原有結構的加固和高處步行道的次級結構,又作為高架步道下點綴的玻璃服務空間頂蓋的懸吊結構,這樣這些玻璃體不再需要豎向支撐,在這種纖細輕巧的結構和原本粗糲的飽經滄桑的混凝土結構間呈現時間張力的同時,也獲得了極好的視覺通透性,極大地保證了景觀層面的空間感。


作為老白渡景觀綠地的一部分,整個煤倉和高架廊道在滿足新的文化服務功能、構建新舊關系并置的同時,如何建立浦江貫通中一處重要的公共空間節點,是設計更為潛在的任務。高架的步道、步道下的玻璃體藝術與服務空間、上下的樓梯、從一方水池上蜿蜒而過的折形坡道、直上三層的鋼桁架大樓梯、在大樓梯中途偏折的連接藝倉美術館二層平臺的天橋、美術館在閉館后仍能抵達并穿越的各層觀景平臺與咖啡吧、穿過美術館后南側的折返坡道與公共廁所,都在構建獨特的屬于老白渡這個工業煤炭渡口區域城市更新后的公共性與新的文化形象。它將公共的美術館功能與原有的工業遺構有效結合,在滿足美術館內部功能的同時,又賦予公共空間以極大的自由度,這也為美術館在新時期的運營帶了新的可能性。


人們在沿江平臺經過時,可以看到原狀保留的煤倉漏斗,進入美術館內部,除了期待在里面正在發生的精彩展覽之外,不斷進入人們視野的舊時煤倉的結構也同時作為另一種永不落幕的展覽,作為藝倉美術館的空間內核,向人們講述這個地點曾經的歷史故事。最重要的,這些曾經的廢墟是作為一種“活物”而不是“死物”被留存在新的生命體內。





項目名稱:藝倉美術館(原老白渡煤倉改造)

項目地點:上海浦東老白渡濱江,濰坊路和浦電路之間

設計團隊:柳亦春、陳屹峰、王偉實、沈雯、陳昊、王龍海、陳曉藝、丁潔如、周夢蝶

合作設計:同濟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集團)有限公司

建設單位:上海浦東濱江開發建設投資有限公司

施工單位:中國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

建筑面積:約9 180m2

設計時間:2016.2-2016.10

建成時間:2016.12

攝影:田方方







previous
梦幻西游官网